• 官方微信
  • 手機版
搜索

服務貿易VS數字經濟

鼎韜產業研究院  |  2020年03月26日
  全球產業正在進入數字經濟時代,產業的本質在發生根本性的變化。數字化轉型,是新世紀我國服務貿易產業升級轉型過程中面臨的全新轉折點,數字化轉型或將成為服務貿易升級轉型的全新引擎和加速器。                            ——鼎韜產業研究院

  一、數字經濟時代的來臨

  什么是數字經濟?G20杭州峰會發布的《二十國集團數字經濟發展與合作倡議》給出數字經濟的明確定義:“數字經濟是指以使用數字化的知識和信息作為關鍵生產要素、以現代信息網絡作為重要載體、以信息通信技術的有效使用作為效率提升和經濟結構化的重要推動力的一系列經濟活動。”

  從產業內涵及外延角度解析, “數字經濟”包含以下兩大方面的內容:

  1. 數字產業化,也稱為數字經濟基礎部分,即信息產業,具體業態包括:電子信息制造業、信息通信業和軟件服務業等;

  2. 產業數字化,即使用部門因此而帶來的產出增加和下利率提升,也稱為數字經濟融合部分,包括傳統產業由于數字技術所帶來的生產數量和生產效率提升,其新增產出構成數字經濟的主要組成部分。

  依據數字化程度的不同,“數字經濟”的發展可以分為三個階段,即:信息數字化(Digitization)、業務數字化(Digitization)和數字轉型(Digital Transformation)。當前,應對全球及我國數字經濟發展浪潮,城市及區域當如何構建和完善數字經濟發展體系呢?鼎韜認為,可以從生產要素、產業轉型與創新和保障體系建設等維度入手,打造區域 “一基四柱三保障”的數字經濟發展體系框架。

 

  ? 一基:主要包括數字技術創新能力,數據、數字人才等生產要素,以及網絡基礎設施的演進升級等。

  ? 四柱:主要包括工業、農業、服務業和公共服務的數字化轉型,即工業智能化轉型、農業精準化生產、服務業數字化創新、公共服務數字化。(1)工業數字化包括工業數字化轉型的基礎、工業企業數字化轉型能力、工業企業數字化轉型服務支撐等。(2)農業數字化包括農業生產方式、經營方式、管理方式的網絡化、智能,農業精準化、集約化發展等。(3)服務業數字化包括生產性服務業數字化,以及生活性服務業數字化創新等。(4)公共服務數字化包括數字公共服務供給模式創新,數字公共服務均等化等。

  ? 三保障:主要包括市場保障、治理保障、發展保障。(1)市場保障包括數字經濟市場主體關系、市場交易體系、市場競爭秩序,數字經濟發展的國內市場體系及全球市場空間。(2)治理保障包括政策法規動態調整,政府監管、政策引導、法律框架等。(3)發展保障包括政策法律保障、風險防范,網絡安全水平等。

  研究數字時代與服務貿易之間的關系,必須要從“數字”和“貿易”兩個方面同時入手,了解數字經濟帶給時代發展何種新的特征和影響,以此推導它和服務貿易發展之間的關系。

  根據麥肯錫全球研究所2017年發布的《中國數字經濟:全球經濟力量》顯示,近十年來,中國已處于數字經濟領域的領先地位。2005年,中國在電子商務領域零售交易額不到全球交易額的1%,而2016年該比例已經超過40%,約為美國交易額的2倍,遠大于法國、德國、日本和英國等其他國家的總和。同時,該報告列舉的中國數字化指標揭示,我國22個領域的5大數字化發展階段:

  1. ICT(信息通信技術)、媒體(數字內容提供商和出版商)和金融(客戶關系管理解決方案等)是中國數字化程度最高的領域,與其他發達國家持平。

  2. 面向消費的行業數字化程度,如票務和二手叫等各類數字渠道銷售、電子商務的滲透等,領先國際。

  3. 政府相關產業(電力等公共事業、衛生保健、政務、教育等)大舉投資數字化,其在整體產業數字化指數的排名要高于美國或歐盟(整體規模仍落后),部分行業(如智能電網)超過了美國。

  4. 資本密集型產業(如先進制造業、石油和天然氣制造、化工醫藥等)數字化程度排名相對靠后,這是因為數字化在總支出中占比相對較小。

  5. 本土化和碎片化產業(如房地產,建筑,農業,個人和地方服務等)的數字化程度落后,巨大的數字計劃空間將這些行業競爭更加激烈。

  從以上五個領域來看,雖然我國的數字化產業經濟落后于發達國家,但正在迅速縮小差距。此間,政府在個別領域,如互聯網+產業、制造產業的政策支持和投資推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我國已成為世界上在數字投資和創業方面最活躍的國家,是全球數字技術領先投資商之一。

  面對以上種種現實情況,我們不得不承認,數字時代正在或已經帶來了產業本質的根本性變化。鼎韜將這種變化稱之為泛數字化的產業革命,其核心的變化就是數字化技術不再簡單作為一個細分產業,而是成為所有產業共同的底層基礎。

  二、數字經濟對服務貿易的影響

 “數字經濟將成為服務貿易“十四五”時期的關鍵驅動力” 

  2016-2020是我國經濟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計劃期,《中共中央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明確,到2020年國內生產總值和城鄉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產業邁向中高端水平。

  作為國民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服務外包(貿易)產業占據了服務業或者說第三產業的絕大份額,它們在“十三五”時期的發展情況,直接影響了我國國民經濟整體產業結構優化情況。回顧過去三年,我國服務貿易和服務外包產業分別取得了明顯發展,產業結構有所優化。據商務部公布的2019年我國服務外包產業發展情況來看,整體服務外包產業繼續保持平穩增長,高質量發展。我國全年承接服務外包合同額15699.1億人民幣,執行額10695.7億元,同比增長18.6%和11.5%,執行額首次突破萬億元,再創歷史新高。服務貿易方面,2019年我國服務進出口總額54152.9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8%。其中,出口總額19564.0億元,同比增長8.9%;進口總額34588.9億元,同比減少0.4%。其中,知識密集型服務進出口額18777.7億元,同比增長10.8%,高于服務進出口整體增速8個百分點,占服務進出口總額的比重達到34.7%,同比提升2.5個百分點。

  無論是服務外包還是服務貿易,獲得明顯增長的都是高端細分領域或者說是知識密集型服務領域,產業鏈逐漸向高端方向發展。商務部相關統計數據顯示,我國大學畢業生在服務外包企業工作2-3年后有40%轉向了互聯網、大數據和人工智能領域,“數字化”或者說數字經濟儼然成為服務貿易(外包)產業下一個階段的重點轉型方向。

  如今,“十三五”已經過去,2020年是“十四五”的開局之年。基于“十三五”時期的發展情況和趨勢,以及2019年我國服務貿易(外包)整體發展態勢,不難看出“數字經濟”將會是“十四五”時期產業發展的關鍵推動力,無論是針對生產要素、基礎設施還是產業價值鏈,都會產生前所未有的變化。

  1. 數據成為創新驅動的主要生產要素

  創新是服務貿易(外包)“十三五”時期重點發展任務,無論是技術模式、交易模式、營商環境還是政策體系都在“十三五”時期有著明顯的提升和發展,而創新并不是一個階段性的目標,它是通過不同階段的變化來實現長效、可持續化的產業發展。在數字經濟的大背景下,我們看到數據日益成為重要的戰略資產,美國認為大數據是“未來的新石油”,是“海陸空之外的另一種國家核心資產”。近年來隨著大數據技術與傳統行業的不斷融合,虛擬貨幣、在線支付等多樣生活生產模式不斷涌現,數據就如同農業時代的土地、勞動力,工業時代的技術和資本一樣,成為數字經濟時代的重要且最核心的生產要素,驅動創新的生產方式向各個領域擴展。

  2. 數字基礎設施成為新基礎設施

  基礎設施是指為社會生產和居民生活提供公共服務的物質工程設施,是用于保證國家或地區社會經濟活動正常進行的公共服務系統。它是社會賴以生存發展的一般物質條件。而進入數字經濟時代,在所有生產生活方式都“數字化”后,數字基礎設施的概念也逐漸被人所知。簡單來說,數字基礎設施是指至少有一個部分包含信息技術的基礎設施,一般包括:混合型和專用型。

  混合型是指增加了數字化組件的傳統實體基礎設施。在工業經濟時代,經濟活動架構都實現在以“鐵公機”為代表的物理基礎設施上,但隨著數字技術的不斷深入,以及我國提出的“數據強國”口號,將傳統的實體基礎設施與數字化技術相結合,更符合“智能制造2025”國策,如安裝傳感器的自來水總管、數字化交通系統,以及能夠節省傳統制造業工作成本提升工作效率的設備組件等,都成為了新經濟時代的混合型數字化基礎設施。

  專用型數字基礎設施是指,本質上就是數字化的基礎設施,更具備無形感。如即將商用的5G網絡、逐漸普及的寬帶網絡等等,不斷迭代的技術標準以及技術水平,也加速專用型數字技術設施的創新和發展。以上兩種基礎設施共同為各領域數字經濟發展提供了必要的基礎設施條件。

  3. 數字產品已經或正在改變全球價值鏈

  隨著數字技術與各領域之間的融合度加深,任何產品和服務在數字技術包裝下,都可以成為數字產品,但能否產生數字經濟以及能否獲得數字紅利卻仍然有許多制約因素。同時,不同的數字產品類型產生的規模經濟和范圍經濟是不同的,但它們卻在不同的領域和方式改變著全球價值鏈的運動軌跡。無論是代替傳統貨物產品還是服務產品,還是嵌入到傳統服務和生產價值鏈部分環節,都在一定程度上促使全球價值鏈向更高端的方向延伸和發展。具體有三種表現形式:

  ? 從內容制作到銷售的電子傳輸產品全球價值鏈。

  ? 傳統制造業和服務業不斷嵌入中間數字產品,使其產品或服務不斷符合消費者的需求,并不斷降低生產成本,提高效率。

  ? 以3D打印和工業互聯網為主導的新型數字產品正在墊付全球價值鏈的全球分布體系和全球貿易利益分配。

  4. 數字素養成為數字經濟時代對人才的新要求

  國際服務外包產業“十三五”發展規劃指出,強化復合型人才培養是“十三五”時期我國服務外包產業發展的重點工作任務,而對于服務貿易產業來說復合型人才比例的提升,更能壯大善于創新、特色明顯的中小型企業隊伍,以及幫助服務貿易領軍企業提國際競爭力和影響力。在即將到來的“十四五”時期,數字經濟對人才提出了新的要求,即數字素養。數字經濟時代與傳統的農工業經濟時代有著明顯的區別,因為對勞動者的素養要求更高。隨著數字技術與各領域的融合度加深,勞動者除了針對所在職位、崗位所具備的專業技能外,數字技能也成為衡量他們工作能力的一種標準。不過由于數字經濟目前仍是新興概念,各國也普遍存在數字技術人才不足的現象,如今40%的公司表示難以找到他們需要的數字分析人才,所以誰先掌握較高的數字素養,誰就能在就業市場中脫穎而出。

  隨著“十四五”的腳步臨近,數字經濟對于生產生活各方面的影響越來越突出,必然成為未來五年各產業發展規劃的大背景和大前提,同時數字技術的深入和迭代,在隨著與各領域的交叉融合加深,必將成為推動產業轉型升級的關鍵驅動力。

  三、服務貿易的數字化趨勢

  數字業務的持續加速,直接反應在基于云的IaaS和SaaS解決方案的快速增長,數字化轉型已經成為全球范圍戰略布局的重心。據測算,到2020年將有25%的全球2000強企業完成數字化培訓和協作項目的開發;到2021年,全球數字經濟規模將達到45萬億美元,占全球經濟的50%,到2022年,全球數字化轉型支出將達近2萬億美元。

  數字經濟和數字化技術對于全球市場的沖擊之猛烈,加速了全球服務貿易的數字化轉型步伐,從目前顯示的發展趨勢來看,全球服務貿易發展的數字化轉型可概括為以下幾種:

  1. 數字化技術將成為服務貿易的新內核

  數字技術被譽為“第四次工業革命”,而作為影響生產關系的關鍵生產力要求,數字技術已經成為各產業發展的底層基礎,服務貿易更不例外。世界銀行發布的《2019年世界發展報告》指出,企業的運營邊界不斷擴展,企業不再是自己生產一切,而是將更多的任務外包給國外市場,建立全球交易網絡。從單一的IT技術到如今數字技術的加碼,服務外包早已不是單純的IT技術外包服務,而是通過數據的流通、產業鏈數字化含量的提升、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成為提供綜合型數字化的解決方案。

  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以及最近商用的5G等新技術,加快服務貿易和外包從“成本節約”向“價值創造”的轉型和提升速度,服務外包也成為數字經濟時代全球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

  2. 數字化轉型將成為服務貿易的新市場

  根據ISG大額合同統計,2018年全球綜合市場ACV增長了18%,達到創紀錄的478億美元。即服務增長43%,達到218億美元,為歷史新高,傳統服務增長2%,達到260億美元。其中,亞太地區綜合市場增長了30%,達到67億美元。對云服務的需求激增,將即服務市場規模推升至創紀錄的42億美元,增長55%。基于企業對數字化轉型不斷增長的需求,全球范圍內的企業都處于數字化轉型的歷史風口期,也將對全球服務貿易和外包市場規模的持續擴大產生積極影響。

  在全球數字化轉型的浪潮推動下,越來越多的國內企業加快了數字化轉型的布局,同時基于“智能制造2025”國策的不斷推進,傳統制造企業依靠區塊鏈、人工智能、云計算等數字技術不斷提升產業鏈各環節的數字含量,逐漸向流程自動化和跨產業協作發展,向產業鏈高端價值方向延伸。隨著5G商用落地及運營商的布局加快,移動支付已經成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金融、保險、理財、生活繳費、消費出行一部手機都可以處理,更高的帶寬、更低的延時讓生活更加智能化。這給越來越多的中小企業提供了更多發展機遇,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所搭建的大體量數字化平臺,也為其他企業和機構的數字化轉型提供了技術和資金支持。可以預見,2019年末,由數字化轉型驅動的服務貿易業務規模增速將會給市場更多的驚喜。

  3. 數字化滲透將不斷豐富服務貿易的內涵和外延

  數字化技術不僅賦予了服務外包新的內核,在不斷滲透和融合到各產業的過程中,也不斷豐富著服務貿易的內涵和外延。跨界融合和倍增創新不再是新鮮事件,數字化技術作為所有產業的共同底層基礎,制造業服務化、服務業工業化、服務數字化、數字可貿易化交替迸發,服務供應商也迎來了數字化轉型的重大機遇,全球服務市場的新一輪競爭與合作不斷上演。

  同時,數字變革也給經貿領域結構性調整注入了新的活力,據阿里研究院發布的《2018年全球數字經濟發展指數》報告顯示,我國已成為繼美國之后的全球第二大數字經濟國家,我國數字規模的快速增長,也將影響未來全球經貿領域的重心分布,更對全球范圍內貿易行業標準、規范以及規則治理提出了新的要求。各國紛紛積極布局數字經濟,制定戰略規劃、創新政策舉措,新一輪全球貿易規則體系有望在本輪變革期中出現。

  4. 數字化發展將為服務貿易提供廣闊的市場空間

  根據信通院測算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數字經濟總量達到31.3萬億元,占GDP比重超過三分之一,達到34.8%,占比同比提升1.9個百分點。數字經濟蓬勃發展,推動傳統產業改造提升,為經濟發展增添新動能,2018年數字經濟發展對GDP增長的貢獻率達到67.9%,貢獻率同比提升12.9個百分點,超越部分發達國家水平,成為帶動我國國民經濟發展的核心關鍵力量。據預測,到2019年我國數字經濟總體規模將在35萬億元左右。我國數字經濟增速已經連續3年排名世界第一,并繼美國之后成為全球第二大數字經濟國家。

  隨著5G商用的提前落地,2019年下半年至2020年上半年將會是我國數字經濟規模再次擴增的絕對機遇期,展望未來,傳統行業的數字化改造將為中國帶來超過40萬億元的總時長規模。預計到2025年,中國將成為數量最大的區域。中國數字經濟的快速發展不僅給中國創造了在“第四次工業革命”重構全球價值鏈的機遇,也為國內外服務供應商創造了巨大的發展空間。

  5. 數字化競爭將重塑全球市場格局

  毫無疑問,從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開始,世界經濟都處于一個低迷的發展階段,逆全球化、單邊貿易主義的逐漸冒頭和擴散,成為全球經濟進一步全球化的阻礙和現實困難。但同時,秉持著機遇和挑戰并存的原則,我們看到數字技術的異軍突起使全球市場卷入了數字經濟的浪潮,新的經濟形態對全球價值鏈提出了重構和重塑的需求。從服務需求來看,傳統發達國家繼續占據發包市場的主導地位,但新興經濟體發包潛力也正在加速釋放,據《新興經濟體發展2018年度報告》顯示,得益于外需的大幅增長和總體穩定的國內消費,2017年新興11國經濟復蘇增長勢頭良好,經濟增量連續上升,遠高于七國集團和歐盟。作為最大的新興經濟體,中國經濟繼續保持6.9%的中高速增長,對全球經濟增長貢獻了約三分之一。俄羅斯、巴西經濟走出衰退,經濟增速由負轉正。

  從服務供給來看,越來越多的新興經濟體加入到全球服務外包市場的競爭中,據麥肯錫發布的《變革中的全球化:貿易與價值鏈的未來圖景》報告顯示,中國和其他新興經濟體已經從過去幾十年扮演的全球價值鏈的生產者角色,轉變為拉動全球需求增長的新引擎。從市場主體來看,行業領軍企業正加大研發投入,力爭鞏固優勢地位,但新型領域的后起之秀也將逐漸打破現有的組織格局,競爭合作的形勢將更加復雜。

  隨時了解中國服務貿易(外包)行業最新動態,請掃描二維碼或搜索"鼎韜洞察",關注我們!

除非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均為中國外包網原創報道,轉載請注明作者和原文鏈接。
原文地址:http://www.3651954.buzz/outsourcing-news/article/110524.html
標簽:
分享到:
更多
相關閱讀
已有0條微評
還可以輸入 140 個字
新浪微博評論
推薦
開拓進取 引領未來|中國服務外包行業十大人物(2019...
即日起至2020年5月8日,“中國最具影響力服務貿易(...
為加快中國呼叫中心產業發展,提升中國呼叫中心運營管理水...
即日起至2020年5月8日,“中國最具影響力金融服務企...
數字化和貿易有機融合,所有服務企業都可以是數字化公司,...
專題
點擊排行榜
電話:+86-22-66211566
傳真:+86-22-66211568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7 - 2018 Chnsourcing.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運營支持: 天津鼎韜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津B2-20080229
香港六合彩白姐统一图库